警钟长鸣

 

女研究生接“最高检”来电 半个月被骗48万

发布单位:  发布时间: 2015-09-28 阅读次数:

女研究生接“最高检”来电 半个月被骗48万

  27岁女研究生接“最高检”来电 半个月被骗48

  此文转自新浪教育,她是研究生吗?华北电力大学的师生们,我们应该从中吸取怎样的教训呢?

    27岁的王莎(化名)是一名在读研[微博]究生,但在半个月时间里,她便负债近47万。这一切,源于一场精心设计的电信诈骗。

  从8月29日接到第一通诈骗电话,到9月15日报警,她与诈骗犯通话200余次,分9次被骗走48万余元。除准备交学费的1万多元外,其余均是向24位老师、同学和朋友所借。

  在这场骗局中,王莎对电话对面的“声音”有过恐惧、感激和愧疚。而此刻,她的情绪全被抹上了灰色——因为不敢跟家里说,她只能每天向派出所追问案件进展。

  9月24日,记者从长沙市公安局证实,警方已受理此案,正深入侦查。

  好奇接到包裹未查收电话,被告知“涉嫌洗黑钱”

  8月29日下午5点半,王莎首次接到骗子电话。

  电话那端为语音播报,自称是中国邮政,提醒她有包裹未查收。按照语音提示,王莎按键将其转为人工服务。话务员称,因长期没查收,包裹已被退回。出于好奇,王莎问包裹的内容,对方称为一张信用卡与一张储蓄卡,都是在中国工商银行上海嘉定支行办理的,其中信用卡透支16858元。

  之后,对方利用所谓的“中国邮政有紧急报警专线”,将电话转接到“上海市嘉定警方”。

  接电话的男子自称叫“孟东升”,自称是刑侦支队民警。王莎说明身份信息被冒用后,对方开始自报办公电话。

  王莎回忆,对方提供了一个上海的电话,称拨打上海地区114便可查到,与上海市嘉定公安局电话一致。“他说这是‘阳光警务’的需要。”王莎说,她用另一个手机拨打“021114”,查到这个电话确实是嘉定公安局的。

  王莎说明情况后,男子提出录音的请求,说这是电话报警的程序,将来会成为法庭证据。

  听完讲述,男子称要进系统查询,王莎听到电话那端传来的“背景声音很像公安局”。之后,男子语气突变,称王莎涉嫌一起洗钱案,该案涉及枪支贩卖、贩毒与洗黑钱,涉案金额达2亿,与王莎相关的涉案金额高达216万。

  惊慌汇款一万多元作为保证金,传真收到“冻结管制令”

  听到这里,王莎慌了,不断为自己辩解。而对方则以“依法办事”为由,表示爱莫能助。通话一直持续了30多分钟。

  最终,男子称,“鉴于你是一名学生,可能不会从事这个事情,案件主犯也已归案,你可以给上海主办该案检察长打电话,申请‘优先调查资金比对’”。他还反复提醒,案件涉及面极广,牵头办案的是最高检,别告诉任何人。

  “听起来很为我着想。”王莎说,她立即拨打了对方提供的座机电话。接电话的“检察长”自称姓徐,她说:“那边一接电话,非常生气,说一个嫌疑人怎么能有他的电话,还说之前的警官越权,要严惩。我被他的态度吓到了。”

  对方还是答应为王莎担保,进行所谓的“优先调查资金比对”,但要王莎汇款14700余元到所谓的公证处账户,称查实无罪后返还。对方还要王莎找个打印店,用 传真机传来了所谓的“冻结管制令”与“刑事逮捕追查令”,还传来一份文件,写着不得泄密,否则将被判处10年以上徒刑,罚款50万。而她在对方提供的网址 上,也看到了印有她身份信息的“管制令”等。王莎汇了款,那本是她新学期的学费。

  感动返款出故障要求赔偿10万,“检察长好心垫钱”

  8月29日晚,王莎彻夜难眠。直到30日早上8点多,对方打来电话,称主犯一口咬定其参与作案,要求其到上海参加临时审讯。并称之前未收到的储蓄卡内有216万的好处费,要求其缴纳21.6万元的保证金。

  王莎迟疑,称“借不到钱”。自称检察长的“徐大哥”则语气突变,“你一点配合公安的态度都没有!”王莎哭着在电话里求情。对方最终答应其先交2万元。之后,对方称审讯结果已出,要求她汇款3万多元到指定账户,“警方将按程序返还”。王莎又找同学筹了钱。

  谁知,到了30日下午,对方又以主犯指认其倒卖身份信息为由,要求其再次汇款1.2万元到另一个“公证处账户”。王莎再次照做。

  几天后对方称事情办妥,同意返还所有资金。但前提是要通过一台“全国只有3台的德国产数据系统”,要求王莎拨号操作,要在90秒内准确输入身份证号、汇款账户、每次汇款的时间以及数额,“连标点都不能错”。王莎坦陈,她还专门计时训练了两个小时,但最终语音提示还是输入错误。

  “徐大哥”称,应赔偿10万,但决定帮其垫付4万,而另一位自称刑侦队长的“赵阳”也为她垫付2.5万,王莎借了3.5万元汇过去。

  王莎说,当时“徐大哥”令她有些感动。但几日后,自称最高检的人打电话来,称“徐大哥”与“刑侦队长赵阳”因帮她违规操作被抓。

  对方要求她先填补之前两人“垫付”的6.5万元才“放人”。王莎再次筹集6.5万元。一天后,“队长赵阳”打电话来,自称出来了,但徐大哥还没出来。对方埋怨王莎,称“徐大哥为人中正,现在要被双规了,老婆也病倒了,家里老人孩子没人管。”王莎更觉愧疚了。

  次日,“赵阳”称检察长爱人要做心脏接桥手术,要她帮忙筹款,王莎因愧疚向老师借款11万,“当时就觉得连累了他们一家”。

  醒悟新开账户被要求存款,数日后不翼而飞

  9月8日,“徐大哥”打来电话,称自己平安了,要感谢王莎,还要将全款退回。王莎按对方的指示,开了个中国银行的账户,但按对方所谓的“程序要求”,开通了动态密码服务,并在联系电话一栏填了对方提供的“清查号”。

  9月24日,王莎说,她现在才明白,当时所谓的“清查号”就是对方的电话,动态密码会直接发到对方账户上。而按对方要求,王莎先借款存了12万余元在账户上,便于对方“同等额度返还”。

  然而,之后几天,王莎拨打“徐大哥”“赵阳”以及所谓的邮政电话,先是找不到相应的人,后来直接变成了无法接通。她去查新开的账户,不但没收到钱,卡上的12万也不见了。

  至此,她才意识到被骗,共被骗了48万余元。15日,王莎到芙蓉区东湖派出所报警。9月24日,记者从长沙市公安局证实,警方已受理此案,正深入侦查。

 

>